澍蔓

冬日抑郁一扫而空🤗
(内心OS:什么时候出弓凛!!!)
凛生日快乐🎂

接上一条S5E08的剧透图…不知道在Lofter怎么编辑长图文🤔🤔

S5E08 RWBY

有剧透和一点碎碎念

先表白一下Weiss小天使!终于不需要用尖酸的语气和高高在上的姿态来伪装自己的Weiss真可爱~~(虽然对Ruby还是有口头暴力反正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是BFF了),也许是因为经历的原因黑白看人都是比较准的,但Weiss比前期(前4季)的Blake对队员的信任值更高(回想第一季的Blake and white…Weiss应该是比任何人都理解Blake了)。

Ruby在Yang受伤后对待姐姐还是有过分小心翼翼的感觉虽然担心但不知道如何劝慰,Yang果然还是四色里最情绪化的那个,对待感情和亲密关系的失去,Yang选择把一切都留在原地绝不姑息的态度,把热情留给下一个遇见的人,却没有和过去和解的机会和勇气,这一点和1、2以及4季的Blake是正好相反的,Blake是害怕开启一段新的亲密关系。Yang如果之后和Blake和解(必然只是不会太快),也许也能够和Raven达成和解。

最后是Ilia…还是蛮心疼妹子的,暗恋➕单恋简直要人命……而且又是变色龙这种属性,心里的想法稍不注意就显现出来了,然而漫长的相处里Blake还是没有发现妹子的心情…眼里只有Adam(妈呀我已经要熄灭的AB之魂重燃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好朋友的暗中观察的复杂心绪,不过很佩服妹子的一点是她是真的相信自己选择的道路,毕竟跟随前(假想)情敌和斩除暗恋对象家人被记恨一辈子这种路一般人是走不下去的。(只是种族主义是条不归路…还是要三思啊Ilia)

#Blake你的感情线多到有点可怕了…RT不要忘了迷惘的游侠的原设定啊#
#现在想想当初在困兽洲Adam、Blake、Ilia也是三角关系修罗场呢#

女神最后从高塔上纵身一跃前都期待着老爷会出场来个互动啊……
“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一树一树的烟火

“很多时候人对一个人的认知永远都是主观的;你把他用一个你喜欢的外壳罩着,然后去和这个罩着壳子的人交往,他却在壳子里冷冷地看着你。而在他眼里你也有一个壳子,你套着这个壳子的样子也比壳子里的你可爱。”by 知名“宠物”博主 饼饼~*%*¥

阿遥和唐逐好久不同框了,每次想想心都好痛T-T

微博上看到一组和风同人图,Blake和Sun简直太美好💕~还有岁月静好的莲小哥~(迷妹脸)

10分钟信息量💥💥
(涉及剧透和自己的瞎猜+吐槽🙃有一点点被RT伤到了)

1.Blake的一生几乎都在白牙度过是父亲的原因、不是父母双亡然后被组织收留的路数……大概也能解释为什么她离开白牙没有被追杀🙃
2.主角四人果然都有光环啊两个继承人两个开了挂,人类和弗纳人的和解果然就看黑白了,Ruby负责反派组,Yang并上部落的那条线?
3.白牙的总部在寒风王国?真空王国对弗纳的歧视最少溪谷反而是最“人类”的地方?(不知道阿特拉斯和寒风怎么样、一个黑科技一个地广人稀)
4.Blake后面会和父母一起离开困兽洲吗(OP好像是在船上?)但总有一种父亲离开领地就会领便当的谜之忧心
5.Blake平时比较像妈妈一激动起来就和爸爸的性格一模一样特别是眯眼的时候
6.十分好奇Adam是怎么出现在Blake的生命里的……要和她一起改变世界并获得了她(以及她父母的)信任和友谊(爱?) 保护者+导师的设定会得到父母承认吗?
7.小猴子鸭梨🍐很大呀看到Blake家的反应超可爱以后有机会可以和海王星吐吐槽
8.Blake你的迷惘游侠设定还在吗…如果只是回家的话你真的不用不告而别的……

9.Adam你到底是怎么出现在Blake的生命里的!!!?

Runaway

乌鸦姐弟梗、之前把Raven的名字打错了…

Qrow在走廊上和那个黑发的女孩擦肩而过的时候想起了她是谁。
作为Qzpin最重要的情报来源,Qrow总会遇见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对他来说大多是一段信息,一个坐标,他是传输者,并不肩负记录。
但偶尔,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是漫长时间的长河中溅起的小小水花,那么也许他也会记住他们。
女孩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朵。
他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火车上的离别也在Qrow的预料之中,人们对渡鸦的误解并非空穴来风,就像Grimm总能被负面情绪吸引一样,渡鸦总是比当事人更早一点嗅到离别的气息。
正如他和Raven。
那一天他在女孩脸上看到了很多年前曾经出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
火车来到山谷之前她就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她只是需要下最后一次注,把一场她毫无胜算的赌局输得干干净净。
Qrow没有再多做停留,红发的年轻男人怔在原地,他看上去既愤怒又困惑,还有某种被背叛的隐痛。
【Raven,你也是这样吗。】
Janus双面之神,一面望向过去,一面望向未来。
而【现在】,正是他们分离的地方。

“某种程度上说,我认识任何人。”他漫不经心地对姐妹俩说到,随即将话题转向酒吧美丽妖娆的老板娘。Ruby还是那个想听英雄故事的孩子,而Yang却注意到那张老照片上Raven已经泛黄褪色的脸。
Qrow不动声色地将照片叠起来,血缘关系,每次看到Yang和Reavn如出一辙的模样他的头都宿醉般隐隐作痛,童年的Reavn已经不好相与,长大后性格更是和美貌一起呈指数级增长,这样一比Yang简直就是可爱的小天使。
但家庭关系从来都不是Qrow擅长的部分(虽然他并不确定Tai眼里的家人是否包括了自己,但所幸他并不限制姐妹俩和他接触。)如果可以,他私心希望姐妹俩永远都是无忧无虑的孩子。但事实是Yang六七岁就做出了离家出走找妈妈的英勇(冲动)举动。这也正是Qrow无法原谅Raven的部分。

“他们是盗贼,杀人犯。”
“而你才是离开的那一个。”Raven的声音沉了下来,那是她生气的征兆。Qrow已经不太确定里面是否还有被背叛的伤痛,他仿佛又听到女孩切断火车连接点的清脆声响,而自己离开Reavn的那一天呢?那时他多大?十九岁?二十岁?他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姐姐?
“因为你在做正确的事。”Ozpin说,咖啡杯冒出的蒸汽稀释了Qrow向他投去的愤怒的一瞥,“你对Belladonna小姐的看法没有错,她并不是我们悉知全部计划的切入点。”
“谁?”Qrow下意识反问道。
“那个弗纳女孩,脱离白牙的那一个,可惜她并没有多说什么。”Ozpin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和Yang、还有Ruby在同一个小队。”
“她只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罢了。”
“离开也是一种选择,特别是那些主动离开的人。”Ozpin深深地看了Qrow一眼,“他们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Qrow不耐地挥了挥手,“是的,这句话从某个犯过很多错误的人那里听到特别能安慰人。”
“Qrow,要相信那些弱小的,质朴的灵魂。”
“而正是Salem拒绝承认的,也许也包括Raven。”
Qrow笑了,Raven?Raven相信力量,也相信责任。他们对力量的看法并无差异,他们对责任的认同天壤之别。
但他们都有要相信、要保护的事情。这正是力量的源泉。

Qrow想起了自己和Raven分离的那一天,是他劝说她留下来,Team STQR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小队,是他们长大成人以后找到的除了彼此以外的第一个归宿。
“我会试一试。”Raven的一只手绕过他的脑后,将他的额头抵住自己的,这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些高烧不退的夜晚里Raven常做的事,她的另一只手则放在了胸口,
“可我的心里,仍然响彻着部落的号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