澍蔓

CP主推轰百,弓凛,冲神,
wonderbat,但是比较杂食…自己只写过BG,吃粮比摸鱼多…
FGO厨,非洲月球人,小莫是女儿
10月RWBY卷六复健一下

楔子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刚到Beacan的时候她时常做梦,大概是床铺太柔软而夜晚有太静谧的缘故,以至于在醒来之后,她都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坠入了更深的梦境中,没有他坐在窗台边擦拭刀刃的身影。一个没有Adam参与的世界,哀伤和惊恐潮水般向她席卷而来。
过于复杂的梦境让她焦虑不已,Blake的身躯因为痛苦而颤抖起来,并且蜷缩地更紧,一只温暖的手迅速搭上她的肩膀,用一种坚定的力度将她摇醒。
“…Blake,Blake。”
“…Sun?”过于灿烂的发色让她不禁眯起眼睛,黑色的眼眸里没有半分往日戏谑的影子,它带着一种严肃的近乎肃穆的情绪凝视着她,在确认她的清醒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Blake,你刚刚做噩梦了吗?”
“…也不算。”Blake支起身子,拨开垂到脸上的长发,环顾四周,偌大的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食堂遇见了RWBY小队,Yang说你到教学楼去了,我想你大概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就在楼上的空教室转了转…不管怎么说,锁门不算是一个好习惯呢。”
“…我确认过下午这间教室没有课了。”Blake小声辩解道,但她知道Sun是对的。
“那么你是从…”她忽然看到了半开的窗户。
“我本来不想打扰你,但是教室看上去又空又冷,所以我就…”这次轮到Sun解释自己的行为。
“然而我却没有醒。”Blake不禁皱起眉,为自己如此没有防备而不满意。
“我想是因为我尽量不发出声音,而你又太累了,更何况我刚刚才进来,就看到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所以…Blake,你还好吗?”
“我没事。”Blake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想我的确梦到了一些事。”
“那么我们一起去喝点东西?你看下午还很长。”
“好。”Blake低头将桌上的纸张收起来,正好错过了对方惊喜的表情,“Neptune在学校里吗?我想等会儿我需要和小队汇合。”
“没事,我和Neptune约好了见面的地方。”
……
在Sun锲而不舍地努力下,Blake最终答应带他去一家Ruby大力推荐地维护武器的小店,染着彩虹发色的老板和Sun意外地一见如故,Blake支着下巴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偶尔说上几句自己的想法。
等到从店里出来,天空已经是微微发暗的深蓝,路灯亮着,夜晚的城市看上去比白昼更为耀眼和明亮。
他们在路口作别,Blake谢绝了Sun 将她送回学校的邀约,但她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那里看着Sun 的影子灵活的蹦跶了几下,迅速消失在她看不见的地方。
太明亮了。她想,Sun就像他的发色他的名字一样,明晃晃的,带着热烈的温度将她裹挟,如此温暖,温暖地让她几乎忘却了自己内心的晃动不安。
可是。
Blake将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那里早已没有面具覆盖,将她隐藏起来,没有起风,黑色长发间的蝴蝶结灵巧地动了一下,像是从来没有被遮挡住一样。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