澍蔓

CP主推轰百,弓凛,冲神,
wonderbat,但是比较杂食…自己只写过BG,吃粮比摸鱼多…
FGO厨,非洲月球人,小莫是女儿
10月RWBY卷六复健一下

Runaway

乌鸦姐弟梗、之前把Raven的名字打错了…

Qrow在走廊上和那个黑发的女孩擦肩而过的时候想起了她是谁。
作为Qzpin最重要的情报来源,Qrow总会遇见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对他来说大多是一段信息,一个坐标,他是传输者,并不肩负记录。
但偶尔,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是漫长时间的长河中溅起的小小水花,那么也许他也会记住他们。
女孩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朵。
他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火车上的离别也在Qrow的预料之中,人们对渡鸦的误解并非空穴来风,就像Grimm总能被负面情绪吸引一样,渡鸦总是比当事人更早一点嗅到离别的气息。
正如他和Raven。
那一天他在女孩脸上看到了很多年前曾经出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
火车来到山谷之前她就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她只是需要下最后一次注,把一场她毫无胜算的赌局输得干干净净。
Qrow没有再多做停留,红发的年轻男人怔在原地,他看上去既愤怒又困惑,还有某种被背叛的隐痛。
【Raven,你也是这样吗。】
Janus双面之神,一面望向过去,一面望向未来。
而【现在】,正是他们分离的地方。

“某种程度上说,我认识任何人。”他漫不经心地对姐妹俩说到,随即将话题转向酒吧美丽妖娆的老板娘。Ruby还是那个想听英雄故事的孩子,而Yang却注意到那张老照片上Raven已经泛黄褪色的脸。
Qrow不动声色地将照片叠起来,血缘关系,每次看到Yang和Reavn如出一辙的模样他的头都宿醉般隐隐作痛,童年的Reavn已经不好相与,长大后性格更是和美貌一起呈指数级增长,这样一比Yang简直就是可爱的小天使。
但家庭关系从来都不是Qrow擅长的部分(虽然他并不确定Tai眼里的家人是否包括了自己,但所幸他并不限制姐妹俩和他接触。)如果可以,他私心希望姐妹俩永远都是无忧无虑的孩子。但事实是Yang六七岁就做出了离家出走找妈妈的英勇(冲动)举动。这也正是Qrow无法原谅Raven的部分。

“他们是盗贼,杀人犯。”
“而你才是离开的那一个。”Raven的声音沉了下来,那是她生气的征兆。Qrow已经不太确定里面是否还有被背叛的伤痛,他仿佛又听到女孩切断火车连接点的清脆声响,而自己离开Reavn的那一天呢?那时他多大?十九岁?二十岁?他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姐姐?
“因为你在做正确的事。”Ozpin说,咖啡杯冒出的蒸汽稀释了Qrow向他投去的愤怒的一瞥,“你对Belladonna小姐的看法没有错,她并不是我们悉知全部计划的切入点。”
“谁?”Qrow下意识反问道。
“那个弗纳女孩,脱离白牙的那一个,可惜她并没有多说什么。”Ozpin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和Yang、还有Ruby在同一个小队。”
“她只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罢了。”
“离开也是一种选择,特别是那些主动离开的人。”Ozpin深深地看了Qrow一眼,“他们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Qrow不耐地挥了挥手,“是的,这句话从某个犯过很多错误的人那里听到特别能安慰人。”
“Qrow,要相信那些弱小的,质朴的灵魂。”
“而正是Salem拒绝承认的,也许也包括Raven。”
Qrow笑了,Raven?Raven相信力量,也相信责任。他们对力量的看法并无差异,他们对责任的认同天壤之别。
但他们都有要相信、要保护的事情。这正是力量的源泉。

Qrow想起了自己和Raven分离的那一天,是他劝说她留下来,Team STQR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小队,是他们长大成人以后找到的除了彼此以外的第一个归宿。
“我会试一试。”Raven的一只手绕过他的脑后,将他的额头抵住自己的,这是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些高烧不退的夜晚里Raven常做的事,她的另一只手则放在了胸口,
“可我的心里,仍然响彻着部落的号角声。”

评论(2)

热度(5)